「▼へ▼メ) 

瓢虫之旅

        罗马尼穿行过花的阴影,再向前走,身旁便不再有花田。有与无间本无道路,他是第一个行经这一带的旅人,梅林又不知用什么办法幻化出两侧的花为他送行。难以判断此举有何意义,临行前,梅林只是告诉他:“每一朵花是迦勒底员工对你的祝愿。可以前行,但毋需向后回望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灵魂的轮廓渐渐模糊,所见唯有一轮巨日,刺伤视觉却不散发热量,寂静又流动的光线填充了整个空间。罗马尼突然感到焦灼,“无”不应该是这样,这里更像是一...

鸟影掠过那不勒斯的街道。

一个夏日。

无数个夏日,枯荣更替。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